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骁的博客

大视野集团董事长。归再读网络科技董事长

 
 
 

日志

 
 
关于我

大视野集团董事长,上海大千挚爱公益基金会发起人,EMBA客座教授,财经作家,著有《惊天大逆转背后》《楼市大变局》,《楼市大趋势》《支点:撬动企业快速成长的法则》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李骁:小小说《表哥》  

2010-05-12 16:56:10|  分类: 小说、诗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骁:小小说《表哥》

 

去年的今天,表哥去世。至今我未能亲聆他在舞台上表演评弹。 

 

表哥不是我的亲表哥,他是邻居张阿婆的小儿子。我不知道从那天起管他叫起表哥,时间长叫顺了倒无法改口。

 

表哥原籍苏州,他家隔壁住着位瞎眼老先生,年轻时据说曾是苏州城的评弹名流,人生的俊俏倜傥,不知什么原因得罪当时一位达官显要,被打瞎眼睛。

 

评弹源于苏州,分为苏州评话,俗称“大书”,只说不唱;苏州弹词,俗称“小书” 以说、噱、弹、唱为主要艺术手段。瞎子老先生尤其擅长的是陈调弹词。

大约受瞎眼老先生影响,表哥自幼酷爱评弹。五岁已会唱好些段子,一手琵琶也弹的有模有样。

 

表哥家房小,他的大哥结婚时,表哥父亲就让表哥和瞎子老先生住,一住就是十年。表哥倒是十分乐意,从此吃住都在瞎子老先生家,感情好的像父子似的,饭后的晚上,经常能听到一曲评弹中苍老稚嫩的声音和在一起,倒叫人有些羡慕。

 

表哥家搬到无锡我家隔壁的时候,表哥已经是一位英俊的小伙子,他年龄比我大十多岁,我和我的小伙伴都喜欢听他的评弹,及至精彩之处,我鼓掌,也希望我的朋友们和我一起鼓掌。我至今仍清晰记得表哥在表演时描绘穷乡僻壤中一位老妇人贫困程度时的唱词:"老婆婆早晨喝薄粥,用什么搭粥菜呢?只见一只毛糙碗里放着一块硬绷绷的东西,挟进嘴里抿了几抿,又吐进碗里;喝了几口粥,再挟进嘴里抿几抿。如此这般,抿了又吐,吐了又抿,直到把一碗粥喝完为止”接着表哥自问自答:"诸位听客,那位老婆婆用什么东西过粥的呢?原来是从南京雨花台捡来的一块鹅卵石,浸在盐水里,用它来过粥的。”这比“粥薄得连人影子都照得出来“的比喻,不晓得要生动多少,高明多少了。

 

每次唱毕,表哥大约总会说,有一天我到戏台子表演,我请你们来,不收钱的。这时我不禁就会想象表哥在一个诺大的戏院表演,场景热闹非凡,表哥神采飞扬风光十分,我自己也感觉自豪而为之神往了。

 

表哥住在我们家隔壁的第三年参军,因为长得英俊,嗓门儿也好,当了文艺兵。但不能唱他最热爱的评弹,原因是表哥大多数战士听不懂江南的吴侬细语,表哥只能业余时唱,多数是自娱自乐,间或也会有知音,多半是江南战友。

 

全国解放后,表哥被推荐上了铁道大学,大学里表哥的评弹表演才能,不但没有得到发挥,倒是挨了不少批评。批评他的人说,现在是全国人民得解放,人民刚刚翻身作主人,社会国家处在废旧出新,百业待兴的关键时刻,每个人都应该大干快上,狠学知识,为建设国家而奋斗,怎么能为了个人低级趣味,而浪费青春呢?这一来,表哥只能偶尔和着朦胧的夜色在远离校舍的角落,扶琴自乐。

 

接下来,表哥大学毕业。表哥分配到上海铁路局。表哥结了婚。

 

表哥的婚礼是在无锡举行的,新娘是位农村姑娘,模样凶相,我隐约有些替表哥担心,后来的事情证明我的担心不无道理。婚礼当晚,表哥抚琴动情投入一口气表演了《描金凤》《玉蜻蜓》《珍珠塔》、《落金扇》、《双珠凤》等传统经典曲目,赢得阵阵掌声。

 

表哥到铁路局最初几年,生活十分愉快,他得到一些评弹爱好者的支持,表哥在和这些爱好者的聚会间表演,在朋友婚礼上,有时甚至在公园的长廊下。表哥的表演欲生平第一次得到真正的宣泄。

 

美好的日子总不长久,表哥在外的表演活动传到铁路局领导耳中,在历经多次书面检查和会议点名批评后,一年的冬天,他接到去重庆的调职通知。

 

那时的我,已是重庆军医大学一名干部学员,接到表哥即将来重庆的信,心中竟然有些激动,自表哥结婚那次会面,算起来我和表哥已有五年多没见,我对这次即将在重庆的意外相会充满了期待。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眼看就要春节,表哥还是没有来。那年春节我是在家里过的,表哥家里黑灯瞎火,表哥没有回家。

 

母亲告诉我,原来,表哥中途打消了到重庆上班的念头,他想继续在上海表演评弹。对此表哥的父母和爱人先是反对,反对无效便付诸行动,表哥的父母回苏州老家,表哥的爱人带孩子回了娘家。

 

一年后的某天,表哥的老婆和陌生男子回到家里,第二天天不亮便大包小包匆匆离开,表哥回来才知道,这个女人带走了家中一切值钱的东西。

 

表哥从此成了无业无家的人,过着四处漂泊的生活。

 

再后来,一连串的政治运动开始,在人人自危的日子里,已经移居广州的我只是得到一些断断续续关于表哥的消息。他虽然不是当权派,但文化大革命中还是受到冲击,他的琵琶被砸并被规定不许再谈唱。

 

我不知道表哥是怎么度过没有琵琶,没有评弹的日子的。

 

只到有一天,他突然到广州,并且毫无预兆出现在我面前。

 

那一年好像是88年春天,改革开放的首波效应刚刚释放,全国上下一片浮躁,人人怀揣着发财梦,躁动着不安着。

 

一天早晨,有人敲门,我开门,表哥就站在我家门前,起初我不确定站在我面前两鬓斑白的老人就是表哥,表哥看出我的疑惑,喊我小名,并说我是表哥啊,不记得了?随即有些不安的说,我这么冒昧到你家,不会打扰了你吧?怎么会呢?虽然我自己也感到奇怪,怎么我对这个分开二十多年的表哥一点儿也没陌生的感觉,相反心底里有股温馨的感动在流淌。

 

另一件出乎我预料的事情是,表哥到广州竟然是来卖画的,他会画画,而且画到可以买钱为生的地步,我确实一点儿也不知道。表哥没有带琵琶,家里也没有,我感到诧异,但随即释然,二十多年,也许评弹对表哥而言已不再重要吧,几次话到嘴边最终未问,我想也许这会是个不合时宜的话题吧!

 

第二年春节前夕,表哥到我家辞行,表哥说要回家过年,并且来年也不再来广州,晚饭时我们喝了不少酒,趁酒浓,我问表哥:您不再唱评弹了吗?为了吴家一脉能果腹,忍将男儿着女儿装表哥韵味十足的唱起《秋海棠》中的唱词,唱毕,表哥说,你知道吗?我到广州来并不是家乡没饭吃了,也不是要来这里发什么财的,但你知道,人总是要老的,我要趁早给自己赚一笔养老的钱,我可不喜欢死无葬身之地啊,表哥为幽了自己一默而笑起来。我内心却有些隐隐作痛,眼睛湿润。

 

然而这并不是事实,我至今也不明白表哥为什么会在我面前撒谎,表哥并没有放弃评弹,表哥之所以来广州为画室画画,是因为表哥在上海铁路局工作期间认识的无锡同乡,说要开一家以评弹表演为主题的餐馆,他要表哥投资,并向表哥承诺,表哥投资后或作股东分红,或待餐馆盈利后,原银加息奉还,最重要的是,表哥可以每天在餐馆表演评弹,并且可以获得固定工资收入。正是这样,才使表哥到广州且在一年多时间里和评弹没有亲密接触。

 

表哥把在广州为画室画画赚来的钱作投资,不知是何缘故,餐馆并没有开成,倒是别人开出相似的饭店,表哥被请去表演,据说那家饭店生意越做越红火,后来竟开了几家分店,表哥也变得忙碌起来,要在城里几家店里赶场子。期间表哥来电话叮嘱我回老家一定记得去看他表演,我确也回过无锡的,匆匆来去,始终无缘亲临品听。

 

又过了几年吧,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表哥岁数大了,身体越来越不好,他表演的那家饭店,节目全改为新疆和俄罗斯歌舞,表哥只能在一些怀旧的茶楼唱些经典段子,不过,悠长婉转的曲调往往淹没在茶客大声笑谈之中。

 

去年的今天,表哥去世了。表哥去世的时候还在表演,表哥刚唱一段《落金扇》,随手端起茶杯,缀一口茶,回手重要抱起琵琶时,倒在地上,再没有起来。

 

表哥的后事由几位远方亲戚操办,葬礼十分简单,除给他随葬的那把琵琶,没一样像样的东西。

 

而我,至今没有亲聆表哥在舞台上的表演。

 

2003年3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