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骁的博客

大视野集团董事长。归再读网络科技董事长

 
 
 

日志

 
 
关于我

大视野集团董事长,上海大千挚爱公益基金会发起人,EMBA客座教授,财经作家,著有《惊天大逆转背后》《楼市大变局》,《楼市大趋势》《支点:撬动企业快速成长的法则》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李骁:与《沪港经济》谈何谓高调?  

2010-02-18 15:01:53|  分类: 地产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骁:与《沪港经济》谈何谓高调?

 

《沪港经济》记者:你行事的风格呢?是高调还是低调?

 

李骁:我想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吧,真正能够做到低调的,我觉得只有两类人,一类人是实在没有高调的资本,不得不低调,其所谓的低调是一种现实的选择;还有一类真正很牛的人,他能够低调,那是一种境界。所谓的低调是不露痕迹的高调。

 

《沪港经济》记者:你觉得企业家在什么情况下应该高调?什么情况下应该低调?

 

李骁: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行事风格,比如说甲骨文公司,无论是企业还是掌门人都是高调的,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把生命比作一条鲨鱼,“你必须继续向前,一天比一天做得更好,否则你就会死亡。”而他的拍档则这样形容,“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武士。既是一个破坏者,同时又是一个改良者。”这时候高调既是掌门人性格的写照也是企业作风的必然。

 

IBM就很低调,只有百年老店才有这样的风范。公司的高调和低调,主要体现在媒体宣传上,很多公司的高调是一种商业策略,因为只有高调才能实现它的商业目的,只要企业的思路是清楚的,我觉得都没有什么问题。比如说张朝阳,搜狐以前影响力不够,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作秀可以很好地提高搜狐的知名度——他的作秀是出于一种商业目的。还有一种高调就是忘乎所以了,比如说三株比如德隆,这是一种膨胀的高调,这样的企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沪港经济》记者:你更喜欢和哪种类型的人相处,高调还是低调的?

 

李骁:如果这个人张扬得不让人讨厌,没有道理不和他相处;可是,一旦把握不好一个度,这就不是张扬,而是跋扈了。我觉得没几个人愿意和这样的人相处。

 

《沪港经济》记者:你反感个性张扬的员工吗?

 

李骁:我碰到过这样的员工,本身是非常优秀的大学生,刚被我们招聘过来,凡事他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意见很多,很喜欢表现自己。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这就是这一类人应该有的特点。在那个阶段有这种性格是他的优点——愿意表现自己,投入地工作。其实,大多数民营企业老板看重的还是员工的能力,性格是其次的。国企就另当别论了。

 

高调有时是一种需要

/吴遐

 

《沪港经济》记者:能不能给我们谈谈公司近些年来的发展?是高调的扩张,还是低调的防守?

 

李骁:这些年是我们公司跌宕起伏的时期。2006年上海的房地产市场开始调整,很多房地产策划公司开始了大幅度的裁员,我们公司却做了一个相反的决策,我们选择了扩张。回头来看,我们的决策是正确的。我们在那时候接了大量的盘,是抓住了机遇。可是2006年偏偏又是公司的多事之秋。在调整中资金是很重要的,正在我们需要钱的时候,受上海05-06年房地产调整的影响,开发商资金短缺,几个开发商拖欠项目佣金,结果导致我们投资购买商场项目损失了近两千万,2007年以后情况开始好转,我们现在逐步确定了经营方向,就是专心做二线城市的项目,在有的领域比如商业地产,我们在客户心目中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易居等一些一线公司。就签约量来看,2010年的发展会很不错,我们会进行新一轮的扩张。

 

《沪港经济》记者:这5年你经历了很多曲折,你有什么样的体悟?

 

李骁:我觉得,不管做什么事情,首先都要反省自己。作为一个企业,首先制定战略的能力十分重要,其次就是要经得起诱惑,专注专心持之以恒。就像阿尔.里斯在书中引用电影《城市骗子》对白,问:你知道人生的秘诀是什么吗?答:不知道,是什么?一件事,只是一件事。你坚持不懈的做这件事,其他的一切都是胡扯。

 

《沪港经济》记者:你觉得,在事业上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李骁:我想对于成功者应该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有100万的时候做100万的事情,有1000万的时候做1000万的事情,随着每进一步每上一个台阶,视野和想法也随之变化有所不同,这类人是被不断的成功推着走。

 

还有一类人是从小就有做大企业的志向,最终也的确获得了成功,这一类人才是理想主义者,并且是幸福的理想主义者,我希望我是后者。

 

但真正的理想主义太稀缺啦,尤其是目前中国的经济现状下。过去的几年中,有想法想做大企业的人可能很失意,而那些小富则安,攒钱买房改善生活的人反而歪打正着,我的一些朋友现在住的是十几万一平方米的房子。具体数据虽然没有统计,但太多的人是通过资产升值带来了财富,而不是通过自己的主业创造财富,这是中国经济的一大隐患。我们在过去几年致力于公司发展获得的回报,远不如别人资产升值来得快,有人说高房价在抹杀人的理想,我觉得没错。

 

《沪港经济》记者:你觉得有追求的人会不会比较高调?

 

李骁:我觉得,有追求、有目标和高不高调可能是两码事,他们的关联度不大,有目标的人不一定会说出来,这就是我们说的“常立志”与“立常志”的差异之处。

 

《沪港经济》记者:你怎么看待一些曝光率很高的企业家?你觉得他们很高调吗?

 

李骁:我觉得,不能拿高调来给他们贴标签,很多时候这是一种企业行为,不是个人行为。我个人认为,王石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他对事物认识得很清楚,他不谋求拥有万科,他也很清楚在中国名和利不可能兼得,他的知名度和行为都是一种商业需要。比如说他去登山,都是公司出的钱,虽然爬一次两三百万,但是万科的无形资产增加了。我认为一旦涉及到商业行为的时候,就不能简单地评判个人是否高调。

 

《沪港经济》记者:人一生会遇到很多挫折,相信你也如此,你的性格有没有因此而发生改变?

 

李骁:当然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人的一生中,性格会发生很多次变化。人在两个时期比较容易张扬,一是年轻的时候,二是成功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1992年我开始参加工作,管理着十几个人。那时候我才20岁,没有管理上的经验,不懂得去处理人际关系。后来我们五六个人开始创业,开业三四年的时候,公司的经营上了台阶。那时候我迫切想再上一个台阶,就意识到公司不能光靠感情作为纽带,而应该有规章和制度。这时候就碰到了两个阻力,一个阻力是一起创业的老员工。他们觉得自己应该享有特权,也有些人觉得小富即安就可以了;第二个阻力是新进来的员工。以前给客户的报告都是自己做的,可公司规模上去了,不可能自己做,要请员工来做,结果,就发现他们写的不合格。于是人开始变得很急躁,公司的氛围很不好。很多民营企业主都会经过这样一个痛苦的阶段,这一阶段人很孤独,只有你一个人想往前走,员工没法理解你,创业伙伴也疏远你。在我看来,企业领导者往往是被迫成长的,因为他身上的担子最重,他要拉着这个企业往前走。这是一个痛苦的蜕变。

 

《沪港经济》记者:这种状况最终改善了吗?

 

李骁:我最终的解决方法和别人不太一样。很多企业家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都是将以前的合作伙伴清理出去,而我是慢慢地将阻碍企业发展的合作伙伴权利稀释掉。作为股东,你可以享受股东的权利,你的位子我也可以保留,可是如果你不胜任,我就把你的工作交给一个更能胜任的人去做,这样就不会影响公司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10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